多多买菜欠薪事件:拼多多的“刀法”
发布日期:2021-09-28 01:3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打造新标杆:儿童牙膏6S专业标准,上海金虹桥国际中心驻扎着数家世界五百强企业,每月纳税额过亿,因此被称为“月亿楼”。

  2017年,年交易额突破千亿的拼多多,在金虹桥国际中心设立了总部。彼时拼多多还未上市,员工仅有1000余人。而如今,拼多多已成为中国第四大互联网公司,员工人数相比于2017年翻了七倍有余。

  随着拼多多公司的急剧扩张,激增的员工数量让上班打卡成为一道难题。在拼多多入驻金虹桥国际之后,物业将电梯总数增加至28部,拼多多公司也在街道、物业公司的协调配合之下,把考勤机从28楼移到了楼下:

  即便如此,每天早晨10点过后,金虹桥大厦门口人头攒动,拼多多员工上班拥堵问题仍不容乐观。

  最近,为多多买菜业务在上海开疆拓土的BD,便被阻隔在拼多多的大楼外,他们希望能够要回自己的工资,甚至冒险,闯入拼多多的办公楼里。一位BD说,“感觉自己像农民工一样”。

  今年1月,第一次来到金虹桥国际大厦的大光,在咖啡馆里和一位多多买菜的工作人员,咨询起合作事宜。

  彼时,拼多多旗下多多买菜业务刚刚进入上海,正在招募大量地推人员拓展团点。大光从山东赶过来,还带了十余人,他想成为多多买菜业务的服务商。但由于种种原因,合作没能洽谈成功。

  两个月后,大光又出现在拼多多楼下,与他同行的还有6名多多买菜的BD。只不过,这一次他们的目的不是谈合作,而是为了讨薪。

  去年6月,社区团购赛道火热,美团、多多、滴滴等互联网巨头相继涌入。今年年初,拼多多率先进入上海,数百名BD闻讯而来,他们挨家挨户进行拜访,最终在上海为多多买菜开拓了两万多个团点。

  据地歌网了解,多多买菜地推工作主要外包给服务商。服务商通过各种渠道,四处网罗地推人员,服务商给BD们开出的工资条件是,每开发一个团点30元,次日结算;另外40元需达到一定销售指标,然后按月结算。

  但是,多多买菜在上海的地推人员,只拿到第一部分工资,动销(拉动销售)这部分款项,至今还未拿到。

  为了拿回工资,BD们选举了7名代表,想和多多买菜进行官方交涉。但拼多多所在的金虹桥国际大厦戒备森严,保安们轮班值守,拒绝一切陌生人的闯入。

  早上九点,“维权小组”的成员相约在拼多多总部楼下碰面。他们尝试了很多方法,消防通道、地下车库……近在眼前的拼多多办公室,却如同远在天边。

  直到10点30分,大厦门口开始热闹起来,拼多多的员工们进入大楼上班,数千人排队通过门闸,这时正是大楼安保工作最薄弱的时候。

  维权小组兵分两路,一部分趁着人流,躲开了保安审查,进入大楼内部。另外的人则向拼多多楼下的接待人员,反馈问题。

  但维权小组的人没有想到,即使跨过层层关卡,进入大楼内部,却依然被阻挡在拼多多28楼办公室的门口,这里的保安训练有素,仿佛第一时间就能从人群中辩识出“陌生人”。

  物业保安立即拨通了电话,并疏导前来上班的拼多多员工从其他入口进入办公室。一分钟后,物业方派出的人员火速到达现场,劝说、警告、驱赶……

  即使闯入大楼内,维权小组依然没有见到任何拼多多的员工。物业承诺,拼多多将会派出一名代表前来交涉。

  而前来上班的拼多多员工们,没有讨论、没有疑问,似乎对这种场面已经司空见惯。

  2016、2017、2018年,这家公司屡屡被供应商“围城”。2018年618电商大促节前夕,数十名拼多多的商家代表穿着印有“拼多多,欺骗消费者,还我血汗钱,非法冻结商家资金”的衣服,在拼多多楼下集体声讨。

  那时,拼多多正处于上市前期,假货问题不断发酵。黄峥在媒体沟通会上说,“这是我工作以来,我妈第一次打电话给我,问我怎么了,为什么会这样。”

  现在,多多买菜的BD们再次上门“维权”,但却连多多买菜的工作人员都没有见到,更不消说拿回被拖欠的工资。而在物业的协调之下,拼多多派出了一名代表,但仍不是多多买菜的业务人员,而是法务。

  拼多多代表在交涉过程中,询问了维权BD们一些问题,他还指责其不该乱闯大楼,并表示拼多多楼下有接待渠道,“有问题可以问接待。

  但此前维权小组在接待处得到的答复是,“你们是在服务商手下干的活,钱已经打给服务商了,你们去找服务商呀。”

  这样的回答让BD们觉得气愤,但他们或许并未意识到,拼多多通过服务商开展的雇佣合作,对他们而言意味着什么。

  与其他主流社区团购平台不同,多多买菜把大量地推工作外包给了第三方服务商www.bj6i4.cn

  所谓的服务商模式,是指平台委托第三方公司进行团点开发,BD与平台之间不签署劳动合同,而是直接受命于第三方公司。

  一位多多买菜的BD告诉地歌网,美团、橙心、盒马等社区团购平台,在进入某个城市后,基本都是自己招聘BD,一些偏远的县镇市场会外包给服务商。

  例如在长沙,美团、橙心、盒马等平台都给出了4000-5000元的底薪;另外,每开发一个有效团点,BD可以拿到100元左右的提成,入职之后,平台开始为BD们缴纳“五险一金”。

  但一位多多买菜的BD告诉地歌网,多多买菜进入某个城市后,开发团点都会“先用服务商的人扫一遍。”一线城市多多买菜直招BD通常只有20个人左右,二三线城市往往只有五六个人。

  相比于平台自己招聘BD,服务商模式成本更低。多多买菜大规模启用服务商,一方面是为了控制成本,更重要的则是切割所有的法律风险。

  据地歌网了解,多多买菜与服务商签约的主体公司为“上海禹璨信息技术有限公司”。企查查显示,这家公司成立于去年9月,由一家香港公司全资控股,拼多多法务负责人朱健翀担任高管。该公司与拼多多主体公司“上海寻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”并无任何股权关系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朱健翀本科毕业于清华,在加州大学黑斯廷斯法学院获得博士学位,曾在美国一家律所担任合伙人。去年7月,朱被任命为拼多多首席法务官。

  上海禹璨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与服务商签订的合同条款极其苛刻。据地歌网获取的一份合同显示,拼多多与服务商签订的合同中有一条为:甲方(注:此处甲方指多多买菜)有权根据业务实际情况制定、调整服务费标准、结算周期及支付方式,并有权依据系统数据确定结算金额,并对乙方是否存在违规行为进行独立判断。

  换言之,拼多多对服务商拥有着绝对的话语权,而服务商们又掌握着BD业绩考核的“生杀大权”。

  多多买菜在上海的服务商为“陕西小黄鸭传媒有限公司”,该公司成立于2019年,负责人姓宋。地歌网在拨打了陕西小黄鸭传媒有限公司的电话后,对方称自己只是一名代注册公司的业务人员。

  一位BD称,宋某此前只结算了一部分工资,公布的有效团点比例只有20%左右,而行业平均水平超过60%,并且宋某以自己“亏钱”为由,拒绝支付这部分工资。同时,后台数据在拼多多手里,“团点合不合格就是姓宋的一句话的事。”

  宋某称,自己的数据是拼多多给的,BD们如果有异议,可以去找拼多多;拼多多方面则称“钱已经支付给宋某”,并且拒绝出示相关数据。

  拼多多与宋某相互推诿,BD们的工资究竟是拼多多未支付,还是被宋某故意克扣,成为了“悬案”。所以,他们希望接触到多多买菜的工作人员,给出相关证据。但截止发稿,拼多多方面仍未给出反馈。

  据多位多多买菜BD向地歌网称,多多买菜很多BD都没有拿到自己的工资,一些人已经放弃了,另外那些不愿放弃的人,因为服务商和拼多多互相“踢皮球”而感觉筋疲力尽。

  一位多多买菜的BD告诉地歌网,自己认识的一个服务商,已经给多多买菜开出了1万多个团点,但至今还未拿到工资。

  另一位BD认为,即使是款项被服务商克扣了,但多多买菜没有起到对服务商的审核责任,而且拼多多处理事情的态度,“令人失望”。

  一直以来,拼多多这家公司都缺乏透明度。例如针对商家,拼多多采取低门槛入驻、高抽查率、重罚款的策略,大量商户反映,自己货款资金动辄被冻结扣押。对此,拼多多称这部分资金是以消费券形式补贴用户,但实际资金流向并未查明。

  根据财新统计,从2017年到2020年,拼多多收到的开庭公告从230件激增到7150件,裁判文书从40份增长到6339份。

  实际上,自2015年成立以来,拼多多一直保持着高速增长;但另一方面,这家公司也备受质疑。

  《财经》曾报道,拼多多认为“员工的眼里应该只有目标,也应考虑此时拼多多最应该做什么。而人的欲望和情绪纷繁复杂,可以用远高出行业平均水平的薪酬来解决。”黄峥认为这是“对人性需求理解的常识”。

  去年12月,“为多多守边疆”的青年女孩润肺倒在乌鲁木齐的街头;一个月后,拼多多的一名技术人员从长沙家中27楼纵身一跃,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。

  对于“本分”文化,拼多多员工似乎并不买单。一位拼多多离职员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“(本分)就是像工具人一样老老实实的干活”。

  在业内,拼多多高强度的工作环境已经不是什么秘密。黄峥在去年的讲话上称,拼多多未来全员开启“硬核奋斗模式”。

  随后,有拼多多员工在脉脉上称,“硬核奋斗模式”的最直观变化,就是从原先的“996”变成“007”,而买菜业务线的员工此前实行超级大小周(工作13天休一天),后来演变成全无休,每天工作时长基本在12小时。

  今年年初,拼多多的公共关系部门发生“大地震”,大半员工或主动或被动地离职,其中便包括拼多多公关业务负责人周桓。周于2018年从阿里离职,入职拼多多。而拼多多期权解禁期设置为三到五年,离职的员工往往只能获得“N+1”赔偿。

  去年四季度,拼多多全国活跃买家数超过中国电商江湖老大哥阿里。同时,多多买菜覆盖全中国近千座县市,无论从开城数量还是日单量上说,多多买菜已经位居第一梯队。

  但拼多多在资本市场一路高歌猛进时,身后却是一将功成万骨枯。拼多多用最低的成本,换取了最大的收益。哪怕无数BD拿不到工资、加盟网格仓老板持续亏损,看不到盈利希望。

  过去六年,拼多多打破中国电商江湖的格局,三年上市、五年市值突破千亿美金,如今市值达到了1693亿美元,仅次于阿里、腾讯、美团,成为一家当之无愧的巨头企业。

  去年10月,黄峥在拼多多五周年内部讲线岁的拼多多已经成为一家全社会公司,肩负着巨大的社会责任。”

  对于社会责任,多多买菜的一位BD也有自己的理解,他说,“大公司对维护社会正义的责任更大,他们不能只追求利润漠视一切。”